全程發力 影視主旋律才會唱得更響
日期:2019-10-25
來源:光明日報

  為了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,今年以來影視行業奉獻了一批題材多樣、類型豐富的優秀作品。其中有聚焦于新中國史實的《決勝時刻》《外交風云》《我和我的祖國》,有側重于典型人物的《攀登者》《中國機長》《激情的歲月》,有著墨于改革開放的《在遠方》《激蕩》《奔騰年代》,有觀照崢嶸歲月的《老酒館》等。這些作品情懷高雅、情緒飽滿、情感真切,堪稱影視行業對祖國的一次集體告白。

  長期以來,由于題材和內容的限定,主旋律影視作品往往容易給人以刻板生硬的印象。在新的時代語境和新的傳媒格局下,創作者如何借助媒介觸及日趨個性化的受眾?在面對宏大主題時,如何創作出故事結構靈活、人物富有靈魂、視聽表達靈動的佳作?這是編、導、演等各個環節需要直面的命題。

  縱觀國慶檔,調整創作時態、切中歷史坐標,是這一創作階段的顯著特征。“文章合為時而著,歌詩合為事而作”,此次慶祝國慶70周年涌現的精品力作,是影視主管部門與制作單位共同努力的成果,也是影視全產業鏈條集體發力的結果。許多有戰略眼光的影視公司都提前數年主動調整創作周期、資金流向和產業布局,自覺把創作精力和資金投入到慶祝國慶70周年的創作當中,禮贊建設成就、致敬偉大時代。近期推出的作品,既有載入歷史的宏大敘事,又有尋常生活的細微觀照。如《決勝時刻》聚焦1949年這一決定中國前途命運的關鍵節點,復現了國共和談、渡江戰役、政協會議等歷史片段;《我和我的祖國》以時光流轉為指針,以歷史切片為抓手,講述從1949年開國大典到2015年勝利日閱兵的7個歷史節點,這7個單元獨立成章又因歷史的走向而相互呼應。

  聚焦特殊行業、切中時代命題,是這一創作階段的又一特征。筆者以為,從現實主義的創作角度出發,講述中國人砥礪奮進的心路歷程,其中最樸素的方式就是尋找到適合的行業切入點,用既典型又少有拍攝的題材來回應時代命題。《攀登者》在選題層面出奇制勝,以中國登山隊在1960年和1975年兩次登頂珠峰為故事原型,把目光投射到較少觸及的題材領域,以極限運動、野外生存、緊急救援等敘事元素為牽引,集合了奇觀化、類型化的創作方式。在電影里,有為國登頂的家國情懷,有個人夢想的奮力追逐,有動人走心的兩情相悅。一句“中國的領土必須有中國人的腳印”的臺詞,更是讓觀眾對攀登者們產生由衷的敬意。

  觀照百態人生、切中典型人物、化大道理為身邊事,成為這一創作階段的亮點。筆者以為,主旋律作品要想讓人物立得住、留得下,就要賦予角色足夠的行為邏輯和心理動機,挖掘人物更為深邃的心靈空間,依托人物的話語和行動來自然展現故事的精神內核。如在《決勝時刻》里,任弼時為毛澤東等人拉小提琴,以此來緬懷戰友的一場戲,就可謂神來之筆。影片通過任弼時的演奏,用音樂來烘托氣氛,用蒙太奇的方式回溯在戰爭歲月里為革命犧牲的戰友們的一幕幕。此外,毛澤東陪小女兒捉麻雀、幫警衛員寫情書、看梅蘭芳演出京劇等橋段,生動還原了偉人的真性情。

  此外,創新宣發手段,吸引主流受眾,也成為提升作品知名度和到達率的重要切入點。影視市場的主流受眾群體是青年受眾。可以說,鎖定青年受眾就鎖定了影視行業的未來。因此,從故事創作到產品宣發,都要考慮青年受眾對于作品故事性、話題性和娛樂性的基本訴求。

  總之,在遵循主旋律影視創作根本原則的基礎上,找準創作切入點,自覺調整創作語法和修辭手段,成為這一影視藝術高光時段的顯著特點,也為今后主旋律影視創作提供了重要啟示。(作者:楊洪濤,系中國傳媒大學戲劇影視學院副教授)

責任編輯:梁 海燕
在線評論
用戶昵稱:   匿名 在線評論選件用戶手冊     請遵紀守法并注意語言文明……
驗證碼:           查看評論
湖北快三开奖视频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