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方絕不是香港的“救世主”
日期:2019-10-26
來源:人民日報新媒體

  近日,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在社交媒體上曬出與“叛國亂港分子”黎智英、李柱銘等人的合影,并把香港街頭發生的沖突形容為“非暴力抗爭”。幾乎同時,美國副總統彭斯在最新對華政策演講中,同樣把發生在香港的暴亂稱為“和平抗議”,還假惺惺地敦促暴徒“堅持非暴力抗議的道路”。這些“有頭有臉”的美國政客,在真相面前再次把黑的說成白的,實在可笑。難怪連外國網友都看不下去:“我真的欽佩美國政客們可以睜著眼睛毫無羞恥地說謊。”

  不過,細心的讀者還是會發現,佩洛西打起了“小算盤”。據媒體報道,黎智英事后代佩洛西向暴徒傳達“最新指示”稱,美國擔心香港暴力升級。怎么明面上說是“非暴力抗爭”,私底下卻擔心“暴力升級”呢?這不是自相矛盾嗎?原來,近期全球多地出現暴亂,受沖擊對象涉及美國盟友,若繼續包庇香港暴徒,會使盟友陷入尷尬境地,如果譴責暴力,又相當于不再支持香港暴徒。面對左右為難的窘境,佩洛西干脆明里一套、暗里一套,打個太極。而這恰恰反映出美國一些政客的極度虛偽性,他們關心的根本不是香港的民主、自由,更不是香港市民的利益,而僅僅是自己國家的全球利益和戰略考量。香港對他們來說不過是牽制中國、隨用隨棄的棋子而已。

  香港經不起折騰,但與佩洛西合打算盤的黎智英、李柱銘卻沒有顧忌,他們“借港反中”“為美國而戰”,早已出賣靈魂、與香港的利益“切割”。走上街頭的年輕人,需要盡快撥開他們所制造的“民主”“自由”的概念迷霧,看清香港的實際利益正在遭受巨大損失的事實。最明顯的例子,就是反對派和激進勢力一再鼓動、美國正欲出臺的《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》。那些指望該法案能給香港帶來所謂“民主”的人,有沒有想過:自己是在為了美國的戰略利益戕害香港,通過制裁把香港變壞,損害香港國際金融中心、國際貿易中心的地位。類似先例在全世界不勝枚舉,正如《亞洲時報》專欄作者約瑟夫·內森一針見血地指出,從委內瑞拉到利比亞,再到非洲和南美的其他國家,每當西方世界打出他們的“民主”保齡球時,這些國家的經濟就像球瓶一樣先后倒下。

  西方的算盤永遠只為自己謀利,這是多少慘痛教訓已經證明的“真理”。對于今天的香港來說,急需看清自身發展的真正優勢所在,才能在國際舞臺上找到更加清晰、準確的坐標。香港一些人總是把香港視為西方世界的一分子,對西方民主充滿種種幻想。他們對西方民主的歷史和現實完全不了解,也不明白自己到底要什么樣的民主。英國學者馬丁·雅克一針見血地指出,所謂“香港向西方看”就是個笑話。香港之所以成功,絕不是靠簡單復制西方的一套價值理念和制度安排。背靠祖國、面向世界,把握國家改革開放的歷史機遇,才是香港取得今天發展成就和國際地位的關鍵。冷戰中,香港成為內地與外部世界的唯一窗口,貿易進出、物資流通、金融匯兌,使香港獲利甚多;改革開放之后,香港大量制造企業轉移到內地,依托內地資源和勞動力迎來發展“第二春”,完成了從以制造業為主向服務業為主的經濟轉型;回歸至今,香港利用“一國兩制”這一最大優勢,得到國家在發展戰略和應對風險方面的重大支持,同內地優勢互補、共同發展。正是在中央政府和祖國內地的大力支持下,再加上香港同胞團結奮斗、自強不息、拼搏向上,香港才保持了繁榮穩定的難得局面。

  作為一個外向型經濟體,香港的經濟固然建立在同世界各地的合作交往的基礎之上,但如果沒有內地這個廣闊而發展強勁的腹地作為支撐,如果沒有中央政府的堅定支持和提供的各項保障,就不可能在世界經濟交往的格局中擁有一席之地。香港的民主制度是在中央政府支持下才真正建立和發展起來的。勾結西方干涉香港事務,危害國家主權、安全、發展利益,不可能為香港帶來民主的進步,只會擾亂香港的憲制秩序和政治運作。對此,香港各界必須保持清醒的認識,千萬不要被那些挾洋自重的反對派和激進勢力帶偏,更不要陷入一些西方政客的話語陷阱。西方絕不是香港的“救世主”!(蘇砥)

責任編輯:王欣舒
在線評論
用戶昵稱:   匿名 在線評論選件用戶手冊     請遵紀守法并注意語言文明……
驗證碼:           查看評論
湖北快三开奖视频直播